远程工做的这几年

2021年11月25日 阅读数:12
这篇文章主要向大家介绍远程工做的这几年,主要内容包括基础应用、实用技巧、原理机制等方面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这几年一直在作远程开发工做,一个缘由是陪读,老婆留学的地方一半说法语一半说荷兰语,基本不说英语,因此英语都半吊子的我很差找工做,只能去陪读;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新鲜的工做方式,毕竟新奇的事物对我老是充满吸引力。固然,远程工做方式有艰辛之处,也有惬意之时。总之,我会试着把这些都总结分享出来。程序员

另外须要说明的是,我是以相似工做室的方式进行远程开发工做的,因此会有一些某种程度上的同事,偶尔在一个项目上协做。不过更多的是和PM,客户以及客户所雇佣的其余开发团队人员沟通。

面具下的同事、客户和我

远程工做意味着我和全部能接触到的人,所见到的仅仅只是对方的昵称和头像。通常而言咱们不会看到彼此,工做环境也都是个迷。至少我就在被窝里参加过几回早会。最多只是一些语音交流,甚至于纯粹的文字,还不是即时沟通,而是在敏捷面板的故事卡上。这样还算好的,只是彼此比较陌生,即便很影响团队协做和信任。但更糟的是,也许哪天对方就换人了。微信

在加入一个项目时,通常须要添加一系列帐号,这个过程很繁琐,注册或邀请,添加权限,陌生的ID须要给现有成员介绍其角色职能。好比每一个项目都有Github或其余托管服务,虽然能够直接加入Github帐号到团队,可是频繁换人有时也会致使客户的不信任,但又不得不由于一些新项目或紧急任务调整人员分配。因此咱们通常会使用团队共享的Github帐号,以统一名称和团队logo进行工做。工具

有一天我发现客户所雇佣的QA也是这样的,他的帐号用的是一我的名,但是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用的是说别人的口吻,后来我猜这名字应该是他们团队最开始担任QA的人。一时之间,我分不清前面那个和我对接工做的人仍是不是如今这个,或者前面已经换了好几个了。怪不得常常以为他有点健忘,昨天说好的,今天又忘了,原来是换人了,有些细思极恐。视频

还有一个项目,就我和客户另外雇佣的一个印度程序员2我的开发。之前我总以为这我的很死板,机械化,说话没有半点人性的感受。直到有一次语音会议时,他忽然感兴趣的问了问我所在的城市,多是在Sentry上看到个人登陆ip地址,因此好奇问问。我以为很高兴,团队有了更多的交流。结果次日一样的帐号,告知我,他们不容许在工做中聊天。我不知道是他本身告诉个人,而后不再敢聊天了,仍是他已经被开除了。这种感受很很差,被迫地,你没法把他当作一我的对待。ip

就连一些小型公司的客户也会这样,可能由于离职之类的,接替者就直接使用了以前的帐号,名称和头像。总之,远程工做场景中的咱们都是带着面具的。有时候做为第一个开启项目的开发,也许能够拥有本身名称的帐号,不过想到之后又会有别人冒名顶替本身,顿时感受也挺不爽的。开发

不在场证实的恐惧

刚开始远程工做的时候,总会不自觉的担忧客户或同事找我。由于,一旦没有第一时间回复,就会感受本身无法证实有在电脑前认真工做。多是在公司上班的惯性思惟,一旦真的拥有上班划水的大把时间,反而有点瓜田李下的心虚不自信。同步

有一段时间真的很累,主要是心累。老是把本身工做的时间最大化,好像有种无形的手把我按在键盘上工做。担忧去厕所过久,下楼拿快递用跑的,中午也不能安心的休息一下,连吃饭都坐在电脑前守着什么。我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,因此开始思考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感觉。团队协作

可能咱们早就有这种心态了,只是在公司并不明显。这是一种对工做和生活边界感的认知能力。即便是在公司上班,不少人也会遇到下班微信老板找的状况。可能有人果断的无视了,或者有人立马答应了,但心里确定都是摇摆过的。我以为远程工做时也是这样,并且是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本身的心里。我明白我必须更清晰的界定工做和生活,由于我没办法靠环境或者其余什么去区分它们。不管工做仍是休息,我都是在家,都会使用电脑,甚至都会写代码。it

后来我会作一些有仪式感的事情来区分工做和生活。好比我会用把即时消息软件的状态改为离开,大大方方的让别人知道我离开了,再去作别的事情。还有利用f.lux让屏幕模拟日照,提醒本身下班的时间。使用两套Google帐户和Chrome。有了这些直白的切换,感受工做和休息都更加专一了,可能有点像番茄钟的原理。登录

总之,心态变好了,天天也更轻松,同时工做完成的也不错,客户更加的信任,不管我在或不在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。

被迫工具软件横向测评

因为小项目比较多,不可能靠一个项目填满每周40小时,因此须要在不少项目中反复横跳,这就致使同一时期会为多个客户工做。他们可不会刚好使用同一工具,原本同类竞品层出不穷,特色也各不相同。我只能挨个安装一遍,被迫把各类即时通信,视频会议,敏捷看板,任务管理之类的应用都用了一个遍。

即时通信经常使用的是Skype和Slack,不过有时也会用Google Chat,还有Discord和Microsoft的Teams。并且常常附带的视频功能很很差用,还得专门用一个App开视频会议和共享屏幕。之前常常用Zoom,后来Slack付费版带的Huddle挺好用也方便,还用过GotoMeeting,Teamviewer之类的。这些提到的大部分都还在我电脑上,除非一些小众的,在客户翻脸以后就能够安心卸载了。

敏捷面板就更多了,毕竟每一个项目的团队状况都不同,自己就有不少规模和业务需求的差别。最多见的是Trello和JIRA,虽然它们如今都属于Atlassian公司了,不过仍然是高富帅和屌丝的区别。还有Asana也常有客户喜欢用,五光十色的,最近下降了整个色块的饱和度和明度,感受有点丧。多是为了和连Logo都是彩色的Monday区分。最可怕的是有客户会拿Google Doc列几条当任务,感受就是一锤子买卖,随时准备跑路。

全球化

一开始我并无意识到时差是一个问题,由于只要记住差几个小时,就能够保持同步。就像国内最东边和最西边差了3,4个小时,可是用同样的时钟,也没有太大问题。后来,只能说我仍是太天真了。

在我想来,客户全在北美,那么就是一个时区吧。不是的,美国分了3个时区,有的客户在洛杉矶,太平洋时区(西部),有的在芝加哥属于中部时区,在纽约的就是大西洋时区(东部)。而我是东1区,还有国内的同事东8区。有时候客户同时会找印度团队,结果印度的时区是+5:30,这个半小时就很迷,不能将就一个往整数靠一靠么。

这我就忍了,结果还没完,还存在冬令时和夏令时这种东西,也就是冬每天黑的早,要把时间往前挪一小时。后来我查了为何中国没有划分呢,发现之前确实是有的,86年-92年实施了几年,可是由于各类缘由吧,也是由于有一部分南方地区维度很低,冬夏白昼差别不大,因此不必,就取消了。不过欧洲和美洲都还有,可是!欧洲是3月第1周,美洲是3月第二周。在这一周内时间又多错位了1小时,简直使人抓狂。

终于知道桌面应用里世界时钟是作什么的了,如今总得摆上4,5个时钟放在那。否则大半夜吵醒客户就搞笑了。常常约下次会议时间,还得带上物主代词,“你的早上”,“个人中午”之类的。否则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时间。在那错位的一周就更尴尬了,还得不时的互相提醒,惧怕对方弄错。或者发现对方直接没想到这一点,就能够默默的本身调整时间了。

忙碌的猎头们

从离职开始远程工做的时候,我就把领英的信息按照实事更新了一下,地点改为了海外居住的地方。多是发现我离职了,海外的猎头们就会跑来接触,即便设置了off状态也没用,很热情,但我说我没有工做许可,就沉默了。偶尔可能有愿意提供工做签的,我说不会说法语,荷兰语?学都不想学,而后就没有而后了。

好几回这样下来,感受有点尴尬,我就把地点改回国内了,结果国内的猎头们又纷纷询问,我只好说我只能远程,人不在国内,感受他们的回复总透着一种“呵呵,你在逗老子(娘)”的感受。后来想一想,之后仍是要回国的,很差弄得这些猎头们以为我再耍他们吧,仍是指着外国人坑吧。我又把地点改回国外了,而后任他们叫破喉咙,我也无视之。添加一个自动filter,领英邮件纳入垃圾箱,搞定。后来,居然还有好心的猎头大爷穷追不舍,开头就来一句”但愿你一切都好“,末尾补一句“这个机会是100%远程的”,感受他是怀疑我中招后躺了。毕竟最近欧洲有点爆发的趋势。

大饼的可行性分析

说点开心的吧。每每咱们看到的远程工做招聘配图,是在一个沙滩上抱着笔记本惬意的工做。边工做边度假成了每个自由职业者向往的大饼。因此我稍微地实践了一下,虽然没有去海滩,但基本上一次行程就贯穿了阿尔卑斯。

总的来讲,个人策略是这样的。周末出发旅行,一路游玩,周日晚上到一个小镇预约好的短租,能够很便宜的住5天,而后工做日工做,中午能够在小镇附近转转,晚上能够把工做时长补回来,反正6点之后无论什么店都关门了。到了周末再继续各类交通工具开始转移,不过大部分铁路就够了。

就这样,我在不请假不耽误工做的状况下,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打卡,在布拉格广场修bug,天鹅堡旁早会,雪山峰顶写代码,还参加了一次JSConf EU。

听起来挺酷的,不过也是真的累,一个月都在外面旅行,回来以后完全不想出门了。提及来也是幸运,2019年秋天我总感受不想继续疯狂的旅行了,就想待在家,后来连平常购物都找了在线的商家送货上门。后面发生了什么你们都知道了。那会儿外国可能已经开始流行了,只是没人意识到,包括我也是。没什么预感之类的,只是刚好不想出去旅行了。远程工做方式让我能够轻易地选择躲在家里,在回国以前的2年时间里,除了去市政厅续身份和打疫苗,几乎没出过公寓大门,每周只下楼拿一次食品快递。

没有请假的借口

就像我以前说的,远程方式很难区分工做和生活。我能够工做的时候旅行,与之对应的,我不管干什么也仍是能够工做。因此原先不少能够在公司请假的借口,在远程这里彷佛用不上了。

感冒了,没事,能够在被窝工做;
暴雨了,没事,不用出门,在家工做;
网断了,没事,手机流量报销;
停电了,没事,出来找个咖啡馆继续;
要出门办事,没问题,工做时间能够日后挪一挪;
要照看孩子,没问题,边工做边照看,不耽误;

总之,很难找到说服本身的理由去休息一成天,最多只是从8小时变成4小时。即便如今我在隔离酒店,还在努力工做,由于没有给本身放假的借口。有时候工做时间自由的像休假同样,也意味着休假也能够保持着工做,全在一念之间。